欢迎访问德清县白蚁防治研究所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
您所在的位置: 主页 > 学术交流 >
学术交流

全文检索

澳大利亚的白蚁和森林管理

 发布时间:05-26
 澳大利亚很少有森林。760百万公顷的大地上,只有42.5百万公顷,不到6的面积被森林所覆盖这些森林由于雨量所限制而分布在沿海一带,并且自欧洲人来澳之后,这些森林就明显地被分散了。澳大利亚内地是贫瘠的,广大的面积中只有板稀少的树木,植食性动物不重要,大多数植物及组织都是腐烂掉的。而白蚁在这里很重要,树术稀疏的荒瘠内地形成了一个以白蚁、蚂蚁和蝎晰为主的动物群落,最近研究把白蚁看成是某些小片肥沃土地形成的促进者,在这些小片土地上可以生长各种沙漠植物。


有关澳大利亚白蚁对木材危害的记录最早可追逆到l9世纪末,French(1893)报道了当地白蚁对进口的园林木本和藤本植 物的影响。当时开垦森林所伐的术材几乎都被简单地焚烧掉,所以白蚁的危害并未引起重视,直到后来大片森林被有经济目的地进行采伐时,人们才真正认识到了白蚁危害的严重性。

三十年前,甚至五年前我都报道过,白蚁在澳大利亚森林中是主要的害虫。它们损耗了大量的有用木材,其危害程度远远超过了其他生物区。


前人考查了那些由于白蚁危害而引起术材腐烂的情况,由此计算出木材“损失”量来说明白蚁的“浪费。这些研究表明,在高原和洼地森林中,白蚁“减少木材产量达25以上。这些术材的损失导致了新的防治方案的形成,这包括用注射方法对一棵棵树进行砒霜和有机氯处理,伐除所有可能有白蚁的老龄树木,并用松树类代替当地敏感的树种。然而,除了改种松树外,其他防治措施在经济上都是不可行的。


危害澳大利亚经济林的主要白蚁只有五种。对热带林地是一种主要的害虫,湿术蚁发生在寒冷地带或沿东海岸的山地林中然而最重要是乳白蚁属的白蚁;乳白蚁属的种类适应性是很强的;它们可在地下,自已构成的土堆或者树中筑巢。它们的分布是很广的,几乎只要有其可食的桉树属植物就有它们的发生,例如沙漠、林地、寒带林和雨林。


白蚁偏嗜腐烂的木材,并有证据表明侵害腐烂木材的白蚁比较旺盛。当树被埋在土中时就更有可能受到侵害。树木的伤痕处,特别是基部的烧伤处往往会成为成对白蚁定居建立群体的好去处,但也有可能是通过很难觉察的途径侵入的,例如残枝条、受害的根部和甲虫及毛虫的蛀孔等。当白蚁在土壤中扩大其蚁道时也会发生对其它树木的侵害,典型的是在根部周围修筑蚁道并侵入根颈的心材,这是乳白蚁属的一个普遍习性。这样的侵害常达50米之远,一个群体往往侵害l5棵以上的树木,嫁接过的桉树根部则更易受到侵害。


乳自蚁常在树基部建一个具有保护层的主巢,在气候寒冷地带深入地下,较温暖地区则贴近地面。当木材中原有的抗食化学物质由于腐蚀生物的侵害和自然老化而减少时,这种自蚁就开始危害心材。以同样的方式危害木材,但它们没有主巢,而是树木中的“牧游”群体。所以,主要“害虫”种类侵害的是死亡或变腐的心材和其他部位,这些都几乎没有什么经济价值。这些自蚁的存在并不是术材降级的最初原因,而是第二原因:是结果,不是起因。白蚁的食物源是腐烂至一定程度的术材。


有关树木腐烂的分室模型并未引起广大澳大利亚人的重视,但其中有关桉树中自蚁活动的模型则得到了应有的反响。他的模式在认识白蚁和树木之间进化平衡方面是特别有用的,虽然白蚁在树木内取食,但树木能以隔离受伤组织的方式来限制白蚁的活动,以保护其自身结构的完整性。这确实没有一棵树被蛀空过,甚至树木自身一的结构会有更强的适应性。侵害桉树的白蚁的寿命表明,这种生长和受害之间的平衡可使白蚁群体的寿命长达两个世纪以上之久,以至于最后扩展到所有的主枝上去。


桉树的早期生长集中在一定的高度。根颈生长在中年期为主,当根颈生长达到限度时桉树就完全成材了。大多数幼树并不受白蚁的侵害,直到主杆胸径达70~m时才会有危害的可能性,但如果幼树受伤后,也还是有被害的风险的(Taylor和Came1978,Elliott和Bashford1984,Mackowski1984)。

火灾是树木受伤的主要原因(Elliott和Bashford1984,Perry等1985)。既使在那些桉树是引种的地区,白蚁的侵害也还是后发生的(Chatterjee和Singh1967)。一当树木的防御功能攻破,就会形成对白蚁富有吸引力的破伤组织。机械砍伐会引起树基部形成层损伤或倒下的树相互碰撞引起碰伤。这些都会增加白蚁早期侵害的机会。

然而,我在东维多利亚BoolaBoola森林中的观察表明,当树太小而承受不到一个大白蚁群体时,此树就会开始再生长。这些白蚁需要大木材来建巢,而定居在老树残桩内的群体一般都是侵害小的再生树的。所以对那些比较适合白l蚁胃口的术材进行治理就会大大地降低白蚁种群。


白蚁的掘道改变了树木的结构,并为许多脊椎动物提供了必要的栖身之处。这种状况已愈来愈为野生动物研究人员所认识(Ambrosel982.Mackowski1984.Saunders1979).但白蚁生物学家则大大忽视了这一点.(如Memahan1986)。白蚁并不直接创造这些空间;它们掘的道除自身进出所需的最小空阿外,都很快地为泥土和排泥物(肠泥)所填塞。肠泥管道可扩展至树的整个高度.并延伸至每一根主枝中。最后肠泥道由于自身重力或树枝开口处流水溶蚀而向下压实。这就留出了为其他动物所利用的空间。


许多蝙蛹、鸟类和栖息在树上的有袋动物完全依赖于这种一定容积,深度和开口直径的空问。澳大利亚的脊椎动物,不像半球的一些动物.并不自已在树中掘洞.而是仅仅依赖于白蚁的作用。


落下的老龄树的空枝和扦为土栖爬行动物和哺乳动物提供了栖息处。这特有的例子就是食蚁者^0r,obi.sbse&t.s(MarsupialiaMyrmeeobiidae)。这种食蚁者专食林巾地上成群的白蚁,它们有空洞的木村为栖息地这些食蚁者曾遍及澳大利亚南部,但由于其栖息处减少而目前仅限于澳大利亚西南部一小块地方(Christensen等l984.Friend1982)。野火和伐木减少了适于掘洞的落木,这样就没有了栖息处.这种食蚁者很快就成为欧洲狼的猎物了。


一棵桉树一般在90至120年龄之前不会产生空洞,只有在此之后白蚁才开始去取食。所制订管理措施时要特别注意那些老的桉树.然而,虽然桉树在产生空洞之后还可能维持两至三个世纪,但它们随时会死亡而倒下。所以光制订这些措施还是不够的。因为这些有空洞的树死亡之后就得不到任何补充了。


立即对野生动物种群采取有关措施是重要的。随着这些动物建巢地的限制.种群将会快速下降既使现在立即采取补救措施.许多森林中还会面临着近一个世纪的台适空树的断缺(Mackowski1984)。

人工开掘树洞的耗费是巨大的.因此在那些需要保护野生动物的地区.需要保留白蚁群体以创造更多的野生动物栖息场所。国家桉树森林的管理人员需要改变他们对白蚁的概念:白蚁并不是害虫,它们在森林生态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必须看成是森林生态系统中的一个内在部份。